嘉峪关站
邮箱|搜索
奶奶的爱情
发表时间:2016-06-02   来源:嘉峪关日报

  ●于超英

  奶奶醒来时天已傍黑,她感到比往日更加的疲惫不堪,胸口像被什么东西压着,喘气无比地艰难。

  大夫凝重的表情有些舒缓,对爷爷说:暂时没事了,注意观察。

  奶奶今年85岁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她感到生命的大限就这几天,觉得自己的一生没有留下什么遗憾,心安然了许多。

  奶奶轻轻地唤醒爷爷,爷爷附在奶奶的脸前。

  奶奶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别再折腾了,救不活了。

  爷爷没有言语。

  奶奶问:我们一起生活多少年了?

  爷爷答:六十九年了。那年你十六,我二十。

  奶奶布满沟壑的脸上露出些许笑容:真快啊。

  爷爷低声呜吟:老婆子,我还没过够呢。

  奶奶浑浊的眼里露出一丝光亮:我也是啊。老头子,下辈子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爷爷摇摇头,轻叹一口气:如果下辈子我托生成了一个财主,就去娶你,让你好好地跟我享享福。如果还是这么穷,就不娶你了。

  奶奶盯着爷爷,问:你个老东西,那下辈子我们就见不着了?

  爷爷嘴角咧了一下,像笑又没笑出来的样子:能见着,下辈子我就住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看着你,只要你能过得好,我就心足了。

  奶奶很是感动,脸上满满地都是幸福:不娶我为什么还要在我附近,你想要干什么?

  爷爷看着奶奶,认真地说:就做个教书先生吧。

  奶奶听见这话就愣住了,就有哀伤和幽怨袭在脸上。她深情地看着和自己共度一生的爷爷,泪水涌出了眼眶。

  那是七十年前一段噬心的情感。那年奶奶15岁,就已出落得成为四邻八乡的美人,说媒的人踏破了她家的门槛。可奶奶一个都没有应允,不是奶奶眼高,是因为她早已心有所属。她相中了村中小学校里那个唯一的教书先生。

  那是一个斯文的年轻人,长得很是帅气。家住城里,毕业后来到村里,已经待了两年。每次和奶奶相遇,都是不经意间在那条通往学校的小路上,他们从最初的擦肩而过发展到后来的有意为之,心里都萌生了爱意,但他们谁都没有表白,一切是那么自然。相遇成了他们最幸福的期待。

  也是在那一年,奶奶家里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改变了奶奶的人生,也带来了奶奶和爷爷的爱情。

  那是年关将近的时候,奶奶的父亲到城里办年货,只身回来走到山坳时天已擦黑,影影绰绰看到几个人影却是劫道的。奶奶的父亲就和他们厮打起来,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危急时刻,不知从那里窜出一个精壮壮的汉子,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拳脚,帮奶奶的父亲解了围。劫匪落荒而逃,那汉子身上却留下了几道刀痕。

  奶奶的父亲过意不去,执意让汉子跟他回家养伤。

  奶奶出于对汉子的敬佩和感恩,每天端茶递饭。后来知道,汉子父母早亡没有了家,一人到处游荡以打短工维持生计。奶奶的父母看在眼里喜上眉梢,他们有意让汉子留在家里当个上门女婿。汉子也喜欢上了奶奶,便顺了意,伤好后就留了下来,帮助奶奶的父母打理地里的农活。

  汉子真是地里的行家,样样精通,把几亩旱田打理得井然有序。乐得奶奶的父母逢人便夸。村里人就笑,就说奶奶的父母白捡了个儿子。

  奶奶的心没有往那上面使,但也明白了父母的意思。她喜欢的是那个至今都没拉过手的教书先生。

  汉子看出奶奶不乐意,倒也没有难为奶奶,一天傍晚,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到奶奶的父母屋里和他们告别。奶奶的父母有些诧异,就问原理。汉子支吾半天才说明白。奶奶的父母便放下心来,问汉子:你愿意吗?

  汉子脸涨得通红点着头:愿意。

  奶奶的父母就高声唤过奶奶,不容置辩地定下了奶奶的亲事。

  奶奶不敢违命,眼泪流得稀里哗啦。奶奶怨自己为什么不早早地和教书先生说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抱怨教书先生为什么不敢到自己家里和父母提亲。情人无路,相遇无缘的遗憾注定要抱憾终生。

  汉子在梨花带雨的奶奶面前,搓手无措。

  奶奶向汉子道出了自己心底的秘密。她想让汉子成全她和先生。

  汉子确实是个男人,他听完奶奶的叙述,说:你去找先生吧,如果他要你,你就和他成亲。

  奶奶泪眼迷蒙地看着汉子,她觉得汉子在她的心里一下子高大许多。

  奶奶不再羞赧,她跑去学校找教书先生,想让他把自己带走。

  教书先生却不在学校,他回城里办事去了,据说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奶奶无望了。在父母的催促下,只得嫁给汉子。

  结婚那天,村子里热闹非凡,前来贺喜的人们脸上都溢着喜庆的笑容,奶奶的父母合不上嘴,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汉子更是吃了蜂蜜一般甜甜地道谢。只有奶奶一脸的幽怨,把自己哭成了泪人。

  教书先生来了,他不是来给奶奶道喜的,看见门上醒目的喜字,他的心碎了。

  汉子看见了教书先生,便走了过去:你们的事情我知道,可她去找过你,你不在。

  先生摇摇头,不为惋惜。良久说:你要好好地待她。

  汉子在先生的背上拍了拍。

  先生在燃放的鞭炮声中走了,从此永远地消失在奶奶的视野中。

  汉子就是我爷爷。

  奶奶想着如烟的往事,一行浊泪流过脸颊。她感到胸有些憋闷,就咳嗽起来。爷爷关切地问:又想先生了?都是我的不好,不该提你的伤心事。说着伸手擦拭奶奶脸上的泪。

  奶奶看着爷爷,没有言语,她想把爷爷和先生的脸重叠在一起,却怎么也无法办到。她知道爷爷在身边,先生却永远驻在心里。

  奶奶就想:就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几十年了对她对孩子精细得像个女人,她该心满意足了。人生不过如此,还要要求什么呢?奶奶想着欣慰地闭上眼睛。

  奶奶的神情开始恍惚起来。她无力地握住爷爷的手,泪又慢慢地流出眼眶。许久,奶奶努力地睁开眼睛,深情地对爷爷说:老头子,我要走了,抱抱我吧。

  爷爷慢慢附下身来,轻轻地把奶奶搂进怀里。

  夕阳西下,余晖把整个病房涂上了金色,火红的霞光,将他们笼罩在一起。

  奶奶喃喃地说:下辈子我还要嫁给你……

责任编辑:何志兵
  1. 嘉峪关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2. 嘉峪关文明网 ©版权所有
  3. 陇ICP备08101081号  地址:嘉峪关市五一南路1819号  投稿信箱:jygwmb@163.com  技术支持:嘉峪关文明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