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站
邮箱|搜索
曾经的爱 永远的念
发表时间:2016-11-22   来源:嘉峪关文明网

  九十岁的姥姥走了,走的很安详,很幸福。

  临终前,已经很久不能说话,三天不能吃饭的姥姥,跟我们视频时,竟然睁开眼睛,两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我赶快买了最早的火车票,可是,未曾及时赶到,见她最后一面。她就这样走了。

  往事悠悠,浮现眼前。

  妹妹出生后,仅一岁半的我,就被姥姥领走,一直带到6岁,才回到母亲身边。那段日子,姥姥给我喂羊奶,灌米汤,细心照顾我的饮食起居,还要给几个未成年的舅舅做饭,非常辛苦。

  在我12岁时,母亲为了生计,带着弟弟,跟随父亲来到嘉峪关,我和妹妹则留在老家,先是跟着伯父、奶奶,后又跟着姥姥。尽管伯父对我们视如己出,非常关爱,但是,每逢星期天去干农活,总免不了被伯父训斥几句。消息传到邻村的姥姥那里,她毅然将我们接过去,尽管她还有几个孙子孙女要照顾。她说,我的两个外甥女学习好,是读书的料,将来肯定要上大学的,况且,她们学习紧张,哪能干好这些农活啊。因为舅舅们个个都是好劳力,我不用去下地干活了,安心学习,考到了汾阳中学。

  每逢峪道河集市,姥姥就带着我们去赶集。每次她总是给我买块凉糕,或买碗凉粉,那曾是我儿时唇齿留香的美食。我的二舅在城里工作,每次回来给姥姥带几个桔子,姥姥总会分成几瓣,我和表弟表妹每人一两瓣,最后,她会把剩下的一个悄悄地藏好,说留给她自己吃,结果,都进了我的肚子。大概她觉得我是个没有父母关爱的孩子,而表弟表妹在父母身边,因此,对我更多了些许怜爱吧。

  高中阶段,我来到了离家15里的县城住校读书,我总忘不了姥姥为我做干粮的忙碌的身影。每个周末,姥姥怕我在学校吃不饱,都给我烙饼子、烤馍片,炒油茶,到校时给我装上满满一包。周末回到村子,姥姥提前做好饭,或烤好红薯,或做好熬菜,或包好素馅饺子,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她就会心疼地说:“看把娃饿的,慢慢吃。”

  秋天,漫山遍野的野酸枣成熟了,到处红艳艳的,惹人喜爱,她和舅妈带着我,提着竹篮爬坡去摘酸枣。那种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幸福的时光。

  我从小就爱吃,记得我和姥姥睡在温热的土炕上,边给她挠痒痒,边对她说:“等我考上大学,有了工作,会带你吃遍全国的美食。”此时的姥姥,就会欣慰地笑着说,“好好学习吧,姥姥等着这一天。”尽管工作后,我一直给她寄钱,但带着她周游全国的这个诺言,一直没有实现。

  姥姥73岁时,跟两位舅妈一起,来到嘉峪关看我们。那时的她,还如年轻时一样,干净利落,和蔼可亲。我带着她在这里到处转转,她说,我原本以为大西北很荒凉,这里还挺不错的。你们过得好,我就放心了。

  姥姥对我的关爱,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再多的文字也无法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姥姥,感谢您曾经带给我的温暖与感动,这份情义会陪伴我一路前行。您一路走好。(许丽琴)

责任编辑:何志兵
  1. 嘉峪关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2. 嘉峪关文明网 ©版权所有
  3. 陇ICP备08101081号  地址:嘉峪关市五一南路1819号  投稿信箱:jygwmb@163.com  技术支持:嘉峪关文明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