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关站
邮箱|搜索
读《果园—新城墓群发现霍去病画像砖》有感
发表时间:2017-11-07   来源:嘉峪关文明网

  汉武帝刘彻继位后,不甘心与屡犯边境的匈奴和亲,酝酿与匈奴开战。匈奴的疆域有多大?人口有多少?兵马有多少?对手是谁?这些决定战争的问题都没有答案。一个偶然的机会,汉军从匈奴俘虏口中了解到,西域有个大月氏国,国王被匈奴杀死,月氏人不堪忍受匈奴的奴役,便迁徙到天山北麓的伊犁河流域。月氏王想报杀父之仇,但苦于国力单薄、无人相助。武帝马上想到联系大月氏。于是决定派使者出使大月氏,实现联合夹攻匈奴的战略。郎官张骞应募使团团长。

  武帝建元二年(前139年),张骞奉命率领一百多人,从陇西(今甘肃临洮)出发。归顺的胡人堂邑父是张骞使团的向导和翻译。他们进入河西走廊。这一地区自月氏人西迁后,已完全为匈奴人所控制。正当张骞一行匆匆西行时,被羌谷水(今甘肃黑河)挡住去路。他们只好沿河北上,试图绕过。途中不幸遭遇匈奴兵,全部被抓获。匈奴立即把张骞等人押送到匈奴王庭龙城(今蒙古乌兰巴托)。

  接受询问时,虽然张骞隐瞒了联合大月氏的真实意图,但军臣单于得知张骞欲出使大月氏后,马上联想到张骞此行的目的。无论如何也不容许张骞去大月氏。使团一行被扣留和软禁起来。

  如果知道十几年后发生的事,单于一定会立刻杀了张骞,但当时为什么没有杀张骞?原因有四,一是汉长期把宗室之女嫁给匈奴单于,每年赠匈奴大量财物,皇帝和单于以兄弟相称,两国关系表面平和,双方没有虐杀使节先例;二是张骞刻意隐瞒了此行真实意图,并且对单于态度和蔼恭敬,对答流畅,没有露出破绽和敌意;三是张骞一路上没有在使团中扩散“断匈奴臂”的最终意图,上下提前统一了去大月氏等国商贸之类的口径;四是单于认为只要张骞去不了大月氏就不会有任何危害匈奴的后果。

  于是单于强留住他们,想方设法打消张骞出使大月氏的念头,采取软化、拉拢,给张骞娶了匈奴女子为妻,生了孩子。张骞和他的使团成员在匈奴划定区域生活,日出而牧,日落而居。张骞出去放牧,按时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盯守他们的匈奴人逐渐放松了警惕。张骞学会了匈奴语,留心经过的地理,逐渐把牧区向西移。十年后的一天,张骞象往常一样把牛羊往西赶,与往常不同的是他拿上了离开长安时朝廷给的节。穿过匈奴人控制区,离开了匈奴人的视野,他和堂邑父等人快马加鞭,狂奔数十日,逐渐远离了匈奴。

  在张骞留居匈奴期间,西域的形势发生了变化。乌孙国在匈奴支持和唆使下,西攻月氏。月氏人被迫又从伊犁河流域继续西迁,进入咸海附近的妫水(阿姆河)地区,征服大夏,在新的土地上另建家园。张骞一行寻踪赶去。他们进入焉耆,再溯塔里木河西行,过库车、疏勒等地,翻越葱岭,直达大宛(今乌兹别克斯坦费尔干纳盆地)。

  这是一次极为艰苦的行军。张骞一行风餐露宿,备尝艰辛。干粮吃尽了,射杀禽兽聊以充饥。不少随从或因饥渴倒毙途中,葬身戈壁、沙漠、冰窟、疾病。

  大宛国王将张骞等人送到康居(今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境内)。康居国王又遣人将他们送至大月氏。这时的大月氏,由于新的国土十分肥沃,物产丰富,并且距匈奴和乌孙很远,已无意向匈奴复仇,遂改变了初衷。张骞始终未能说服月氏国与汉朝联盟夹击匈奴。在逗留大月氏期间,张骞曾越过妫水南下,抵达大夏的蓝氏城(今阿富汗的汗瓦齐拉巴德)。元朔元年(前128年),动身返国。

  归途中,张骞再过葱岭,沿塔里木盆地南部,循昆仑山北麓,经莎车、于阗(今和田)、鄯善(今若羌),尽量避开匈奴控制区。沿祁连山北麓行进,被呼蚕水巨堑(讨赖河峡谷)挡住去路。顺峡谷北岸走,必定进入匈奴区域,张骞只好溯峡谷而上,企图进入羌人地区,绕过呼蚕水和羌谷水归汉。不幸被羌人抓获,山中羌人和山北匈奴相通,羌人把张骞沿呼蚕水巨堑羁送到皋兰下所在的湿地,交给匈奴部落王。张骞又一次落入匈奴手中,他恳求匈奴放他通过,得知十几年没有回国,匈奴兵嘲笑并夺过使节扔在地上,仍把张骞沿呼蚕水和弱水押往单于王庭(今蒙古乌兰巴托)。

  单于再次见到张骞仍没有杀他,可能是四个原因:一是单于没有得到张骞游说各国孤立反对匈奴的确凿消息,没有张骞直接危害匈奴的证据;二是张骞的妻儿仍在匈奴,张骞已是匈奴女婿,按常理张骞不会叛逃;三是张骞自始至终没有暴露一年多前离匈的意图,严守离匈期间的行程秘密,在随行人员中统一了口径;四是张骞编造了迷路、被裹挟、遭遇灾害气候等理由说信了单于。张骞等人仍在指定区域生活,继续被监视。

  元朔三年(前126年)初,军臣单于崩,其弟左谷蠡王伊稚斜篡位,匈奴王廷内乱。张骞带着妻子和堂邑父趁乱逃回汉朝。汉武帝详细地听取了他对西域的情况汇报后,十分高兴,任命他为太中大夫,赐堂邑父为奉使君。

  张骞从建元二年(前139年)出发,至元朔三年(前126年)归汉,前后十三年,出发时是一百多人,回来时仅剩下张骞和堂邑父二人,历尽艰险,所付出的代价是何等高昂!无论遭遇什么,张骞初心不改,牢记使命。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虽然足迹遍及天山南北和中亚、西亚各地,但是没有完成肩负的使命,达到他最初的目的,没有在联合西域诸国孤立、反对匈奴方面有任何作为。但是在被俘、被困、逃亡的十三年中,他牢牢记住了所经过的地理、风土。公元前128年,张骞被呼蚕水巨堑挡住归途被俘后,在及其险恶的处境中,仍不忘职责,以敏锐的目光洞察到巨堑和附近草原湿地的战略价值。呼蚕水两岸草原湿地宜耕宜牧,自然资源丰富,且靠近西域,是朝廷实现“隔胡羌、断匈奴臂、通西域”战略的地理支撑。如果在此处设驿站、建关塞,可以结交西域诸国孤立匈奴,可以断绝匈奴与羌族部落的联合,可以牵制匈奴的侧后,可以就近组织发动对匈奴及其敌对国的战争。

  元狩二年(前121年)春季和夏季,霍去病率重兵在福禄(后名酒泉)、觻得(后名张掖)进行了两场荡除居牧匈奴的战争。这两个战场与张骞出使西域和从西域返回时被匈奴所俘的两个地点相重合。这无疑是张骞的建议和策划。

  两处遭遇捕押的地方,给张骞留下极深刻的记忆。元狩二年春季汉军万骑直捣果园—新城墓区以东的草原,斩首和俘虏此处居牧的全部匈奴人口八千余人。张骞所以建议汉武帝首先荡除这片湿地上的匈奴人,首要原因是阻挡了他归途的那道巨堑以东,耕牧皆宜,水肥草美,可为通西域道路提供大批马牛畜力和粮肉饲草。除此以外,张骞先荡除皋兰之地的建议,还源于此地匈奴对他的百般折辱所产生的刻骨仇恨。

  占领这里后,汉随即在呼蚕水南岸设置酒泉郡,酒泉郡南有祁连山遮拦,西有巨堑屏蔽,北有呼蚕水拱护,四面可据,是河西走廊一带最适合设郡的地方。在河北岸、湿地西端修遮虏障,建立酒泉塞,小钵和寺和嘉峪关是酒泉塞的两个隘口,是东来西往商贾、平民必经之地,设卡收费,就地取税,可以保障郡的建设和运转。酒泉塞就是最早的嘉峪关防线。在丝绸之路开通后的历史中,嘉峪关防线依凭呼蚕水峡谷、黑山、新城草湖扼控河西走廊,祁连山、黑河、巴丹吉林沙漠拱护防线两侧,古人难以绕行,嘉峪关遂成西域文明东进和中原文明西出在青藏高原以北、蒙古高原以南一带必经的通道,是古代人类东西方文化交流在亚欧大陆范围内不二的选择。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张骞第二次奉派出使西域,继续实现汉朝“断匈奴臂”的战略。这时,汉朝已控制了河西走廊,酒泉郡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他沿途受到隆重接待。走过湿地草原,张骞停驻在当年被俘的地方,面对几十仗深的呼蚕水巨堑,有部下祝贺他“如果不是这道巨堑挡住大人归途,匈奴如何再次获你,你又怎知这里物丰地险,可设关驿!冠军侯怎能大捷!大汉怎得河西!”“哈哈哈哈……”张骞和众人爽朗的笑声在戈壁上回荡。

  张骞是嘉峪关、酒泉一带拥有独特价值的发现者,是河西走廊归中国版图的策划者,嘉峪关、酒泉、河西走廊、丝绸之路的历史,因他而开始。自他以后,大批汉使奔赴西域,大队汉军征战西域,大量人口迁徙河西,国家厚葬捐躯于此的官员、使节,逐渐造就了果园—新城墓群。墓葬中的画像砖描绘了捐躯官员使节的生平事迹,反映了汉朝在开发河西走廊、经略西域的辉煌历史,内容涉及礼制、政治、军事、外交、屯田、民族等,是图画版的汉代英雄大观,是汉民族强大时期留下的壮丽篇章。果园—新城墓群无疑是汉文化宝藏。(吴晓棠)

责任编辑:何志兵
版权所有:嘉峪关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嘉峪关市五一南路1819号 陇ICP备08101081号

联系电话:0937-6318951 投稿信箱:jygwmb@163.com

技术支持:嘉峪关烽火城市网络科技